2020-06-17 13:44传韩真人秀Running Man将中国化 网友:求放过

     传韩真人秀Running Man将中国化 网友:求放过

  湖南卫视《爸爸去哪儿》成功之后,韩国真人秀模式继欧美之后成为国内电视台争抢的热点。近日,有消息传出,在韩国如日中天的户外真人秀《Running Man》(跑男)正在洽谈中国版权,此举却引来了粉丝们强烈的反对。在一项名为“《Running Man》中国化,你支持吗?”的调查中,高达95%的受调查者把票投给了“求放过”。许多网友留言表示,“跑男”制作难度大,费用高,艺人无条件配合,造成这档节目“汉化”难,“难于上青天”。

  “跑男”制作难。首先是队伍庞大,“跑男”中,扛着摄影机奔跑的摄像、精心设计游戏环节的制作组,每期cosplay各种角色的工作人员,再加上后勤保障,制作人数多达几百人,相当于央视春晚的规模。但春晚是一年一次,节目完成就地解散,而“跑男”是每周一次,许多人员从2010年节目诞生就开始共事,一路将“跑男”的收视从3%拉升到18%,团队的耐力和默契程度都让国内电视台望尘莫及。另外,“跑男”的制作也很难,制作地点一般都是韩国标志性的建筑物和旅游景点,游客多,没法封闭拍摄,充满不可控因素,拍错了不可能重来。2011年后,“跑男”先后到泰国、北京、香港、澳门取景,有人透露,一期海外版的费用高达2亿韩元,折合人民币超过了100万一集。而“跑男”对于观众也异常阔绰,2010年至今,送出去的金条不计其数,这也成为“跑男”经久不衰的魅力之一。

  以上难点还只是“跑男”作为户外真人秀的“常规难度”,国内电视台如果交个土豪朋友,不愁拿钱买来一切。“汉化”“跑男”最难的还是如何让参与的大腕们无条件地配合游戏进行。“跑男”的7个主持人中,41岁的刘在石,已经是韩国主持界奖项的“大满贯”选手,节目中能顶着恐高症跳下蹦极台;池石镇,是脱口秀的顶级人物,在室外的泥潭、水稻田、游泳池中摸爬滚打、任劳任怨;金钟国,国民歌手,因为录制节目受伤脸上贴满胶带,形象全无;姜Gray,HIPHOP界领袖,在节目中大跳狗腿舞;宋智孝,唯一的女性,素颜出镜,跟男生揪头发打架,不受任何性别优待……常驻主持人之外,作为嘉宾出场的Super Junior、东方神起、少女时代、崔智友、河智苑等无一不是大牌,但在节目中无一不是泼得脏水,下得泥潭,经得调戏。

  而这种在韩国娱乐圈看来再正常不过的“演出”,对国内艺人来说却是“不可思议的游戏”。说到底是两国艺人所处的生态环境大相径庭。在韩国,电视台只有三家,艺人们为了上镜轻易不敢说不,敬业就成了韩国艺人受到观众、同行、电视台尊重最实用的办法。国内的情况却恰恰相反,有人气的艺人有限而上镜的机会无穷,上半年为了争抢少数几个符合条件的明星担任自家选秀导师,13家电视台开出了天价,挤破了脑袋。请回来的明星,电视台逢迎多于控制。于是,当某强音要展示导师和学员一对一教学时,我们只能看到导师带着学员在自己的发布会上露一小脸便草草结束。在某跳水秀中,当被寄予厚望的小天王中途退场时,电视台只能出面给自己打圆场,没办法,来跳水的明星是一期一期签的,跳完这次人家已经履行完了任务。这种情况还出现在正在进行中的《全能星战》中,当带着自己的乐队上场演唱的孙楠一次次斩将夺魁时,只能共用节目组乐队的其他歌手抱怨“和孙楠比赛,输在了起跑线上”。但当所有人都默认不唱自己的成名作,张韶涵却违规演唱《隐形的翅膀》时,其他人也难免愤愤不平——节目组缺乏对比赛规则的维护,对一些人的迁就,造成了对所有人的不公,也降低了比赛的激烈程度。

  所以,是否引进《Running Man》,除了有钱有制作班底,还要看国内真人秀的进化程度,在现有的状态下,明星在节目中,还是秀的成分多,真的内容少,节目组对于明星缺乏约束力,明星们即使甩手不干,也不愁找不到饭辙。如果此时引进《Running Man》,难保这档节目不会成为另外一档《Showing Man》。与其搞个“半生不熟”、“四不像”,不如先放过《Running Man》。文/本报记者 祖薇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