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20-06-09 15:38翔哥说 “娱乐之王”收割90后

     翔哥说 “娱乐之王”收割90后

  央妈和财爸之争还有几个细节没整明白,又不好再谈科创板,安全第一,还是随便聊聊科技公司吧。

  如果将社交定义为人与人的交往的话,那么可以分为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,也可以分为私密社交和广场社交。在互联网上,前者是腾讯的天下,后者则群雄逐鹿,各有细分的高手。但在以流量为王的互联网,无论哪种社交产品,说到底,都抢的是用户的时间,让用户沉迷于其中,贡献出时间变成互联网公司的流量。

  但这也有区别的是:有效社交和无效社交。有效社交很大程度上是你需要它,比如在微信上,你可以跟同事谈工作,单身男女也可以尝试交往,也可以在朋友圈展示人设。无效社交,那就多了去了,比如微博。微博给各种大V倾斜流量,新闻和明星八卦牢牢占据了信息流的位置,至于你的亲朋好友发的微博,基本被淹没在了信息流里,广场效应下,那只是个信息的大杂烩,普通人谈不上社交。

  谁都知道,社交网络是最容易让人沉迷其中,所以,任何互联网公司都想分一杯羹。后起之秀头条系就是如此。依靠算法分化起家,在打垮了各家门户的新闻客户端,吸引了大量流量后,这个“APP工厂”或自产或收购建立了一个短视频矩阵,收割了大量流量,很多人都沉迷于其中。

  翔哥一直说,张一鸣是我朝的“娱乐之王”。倒不是说张一鸣有多有娱乐精神,恰好相反,他是个有点内向的技术男。说他是“娱乐之王”,有两点:

  一点是,他所营造的内容矩阵尤其是抖音、西瓜等短视频里,几乎没有任何引起负面情绪的内容,一片和谐,各种小姐姐、小萌宠、美食以及激发爱国热情的内容,没有社会热点也没有争论,宛如“美丽新世界”,人们沉浸在歌舞升平里。

  如果你不停的观看这样的内容,那么就不是营养快线够不够的问题了,而是你的头条APP和抖音都会成为隐私,不敢给家人看了。

  需要声明的是,翔哥的短视频世界里,只有各种柯基小短腿、美食、风景的视频,这点光明正大。所以翔哥才能理直气壮的说,张一鸣和他的团队,的确精通人性。

  他们将人性最有趣的一面转化为源源不断的流量:男性同胞喜欢看小姐姐,好,首先给你推送的就是各种翩翩起舞的小姐姐;大家都喜欢躺着赚钱,好,那就推出极速版,让沉迷于其中的人们不停刷刷刷换取几毛钱的收益就乐不可支。

  所以,微信公众号、微博都能爆出社会热点事件,引发全民讨论。但坐拥巨大流量的头条系并没有任何热点,有的只是如上图这样的“内容”。

  另一点说他是娱乐之王的是,本来张一鸣是理工科男,有点不善言辞,所以最早当头条产品的内容被广泛质疑存在版权问题,多家媒体要起诉时,他们的反应不过是绕来绕去的诸如读书人的事情能叫偷吗?直到头条系的产品对某些媒体有流量倾斜后,获得好处的人也就偃旗息鼓了。

  最近社交领域有多了几个新玩家。头条出品的多闪,罗胖子投的聊天宝,王欣出的马桶MT。

  坦率说,后两者根本不用看。聊天宝主打功能无非就是聊天、购物、看资讯就能换金币,然后换成钱,也就是用一点点碎银子吸引人们给它贡献流量,那个赤裸裸的LOGO就是主打所谓“下沉用户”的,希望收割五环外人群,这点,连翔哥这个五环外人士都看不下去了,这样的价值观做社交,能吸引来什么样的用户呢。马桶MT就更不用说,很多人都说用快播下载过小电影,所以欠了王欣1024块钱,但那种匿名的社交加上快播当年的逻辑,不用想都知道最后会变成什么,秘密APP就是前车之鉴,想都不用想。

  价值观,真的很重要。翔哥永远相信,激发人性里恶的一面的东西的产品,永远不可能普及大众,更不可能走远。谷歌说的“不作恶”,倒不是它真的有多高尚,而明白在商业世界里,“作恶”或者说给用户开“作恶”的口子,从长期来看,是自掘坟墓。

  而多闪,也不见得多好。原因也特别简单,它的首页就只有两个选项:消息、世界。不出所料的是,在“世界”里,它给男性用户一开始推荐的还是各种小姐姐,甚至还会推送附近的小姐姐:

  不是翔哥有多高尚,也是怕惹麻烦,引起不必要的家庭纠纷。多闪的这种推送机制简直跟上图的头条产品的逻辑如出一辙:你们男人不是喜欢看小姐姐吗?好,那就给你们推送各种小姐姐,吸引你们不停的刷,然后加好友。

  将小姐姐们推送给了男性用户,给他们创造社交的机会,不断的贡献出时间,自己就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流量,再想办法变现。变相逻辑,翔哥都帮想好了:加各种小姐姐为好友,然后要送礼不是,那就给他们推送各种网贷产品呗。

  再没有比泡妞,更能激发男性们的消费欲的了,为此,很多五环外男士是可以赴汤蹈火敢去借高息网贷的。一个“完美”的商业闭环。

  你很难想象,这是个号称25岁的女性产品经理能想出的产品,如果真的是她想出来的用女同胞们拉拢住用户,那么,可以说,小小年纪就精通此道,也真是“前途不可限量”。

  她口口声声说这是“年轻人的社交,没有压力的社交”。年轻人需要交朋友,这没毛病,但翔哥觉得这种“社交”压力很大:

  1、破坏了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我觉得女同胞们,如果看到自己的另一半沉迷于多闪的聊天,基本上他不会是跟朋友们聊,哪个大男人会跟哥们发短视频卖萌聊天,如果他老在发,那不是要出柜就是要出轨了;

  2、将很多不明就里的小姐姐、小哥哥们置于巨大的流量广场里,虽然给单身男女多了交友机会,但绝大多数人那就是看着颜值加,长得不好的压力很大;

  3、隐私就更不用说了,它会不停的收集你的观看数据,传回服务器,算出你的偏好,给你做用户画像,最后给你推广告,想想看,在机器眼里,你是个色眯眯的中年人,是种什么感觉?

  所以,这种社交玩法,也真是再次祭出激发人性另一面的产品逻辑,很肤浅。25岁,挺美好的年纪,同样是25岁,有人还不谙世事,而也有人,已经深谙人性了。

  然后就是要用户上传手机通讯录,这还好。更有趣的是,根据媒体爆料,他们可能还会调用用户的Cookie,回传到自己的服务器,再想办法获取微信好友关系链。

  最近,头条和微信又吵了起来,最早是抖音说新用户无法正常以微信授权的方式登录抖音,是微信开放平台提供的登录服务出现问题,给抖音和微信的共同用户造成了困扰。然后是多闪上线后,下载链接被微信屏蔽,理由是“网页包含不安全内容”。微信给出的说法是,前者是“基于平台规则和保护用户隐私的考虑”,后者给的说法是“禁止外部链接的测试、诱导行为”

  然后另一边就说了:“微信具有水电基础设施的价值,目前单独使用微信账户登录抖音的用户超过2亿人,一旦微信单方面进行封禁等动作,对用户的影响会比较大。”

  挺好,人家“龙叔”辛辛苦苦打造的微信,最后就被他们一句话就“充公”成可以任意使用的“水电基础设施”了。就算是自来水、电的使用也都是要讲基本法的,任何一家企业对自己产品的用途和授权都有规矩,得按规矩来不是。

  其实,这次争吵,很像多年前的“3Q大战”,可能90后小年轻们都不是很了解那件事情了,当时的360也是想盗取人家的关系链,然后想在人家的关系链上构筑自己的社交网络。业务狗们都知道,这相当于你的竞争对手跑去你的场子,然后拉走你的客户资源抢走你的单子,再跟人家做生意。

  互联网公司自由惯了,一向标榜自己是“开放”的,但到了我朝,自由和开放就变味了——任何自己不能随意拿的东西,都痛斥为“封闭”,是不是会比任何“封闭”都是坏的,都要号召群起攻之。颇有打倒地主分余粮的感觉。

  这种无视商业规则的行为,本以为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行将入木了,没想到多年以后,还是有人拿起了这个逻辑,说人家“搞垄断”。这几乎是所有野心勃勃的人,最善于做的事情:装弱者,分人家的东西。

  但历史无数次告诉人们,这样做的人,等建立起自己的护城河之后,会比任何人都更霸道。因为自己是抢来的,自然更怕被别人抢走。

  当然,翔哥认为张一鸣不一定是这样的人,他曾认为“机器学习将带来一个更加美好和高效的生活”,可能是,他手下的产品经理对“美好”的理解有了偏差,对“高效”的理解也有了偏差。

  吐槽了这么多,其实,翔哥是抖音的重度用户,工地很辛苦,读书看报告很累,所以在闲暇时间,翔哥最喜欢做的事情,除了在朋友圈吐槽,就是刷抖音,看各种小柯基和风景,再看看脚底下那两只淘气的小柯基,也随手就给小柯基视频们点赞。今天的抖音App月活跃用户已经5亿,日活跃用户2.5亿,也是个巨头。

  是巨头了,就别老装弱者去碰瓷,想在舆论上营造一副被欺负的样子;是巨头了,也别让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为那种产品逻辑背书,人家还年轻,人生才刚刚开始,万一其后产品出现什么偏差,坏了名声,也不好;是巨头了,就更加要强调价值观,三观正,才能走得远。

  逻辑很简单,今日头条收割的是人们的时间,人们越沉迷于其中不停的刷刷刷,头条就能把流量变现。要是人们都跑去聊天,就减少了刷刷刷看文章和短视频的时间,反而减少了其流量。

  所以,多闪玩儿的也不是社交,你地球那么多人连文字都搞不掂,发个语音还因为声音不够性感讨人嫌,还能拍短视频玩社交?

  这玩意其实是补完短视频玩法的一个缺口,将用户进一步圈在闭环里,至于社交真正发展成啥样,不重要。让大家一起刷短视频才是眼下的重点。